仙侠小说 地球第一剑 书架

第六百零四章 斩龙!杀众生!

越来越近,从后追赶的剑修距离自己越来越近,龙熬天心底焦急,却毫无应对之法。

那贯脑而过的一剑,让他此时只觉得头昏脑涨,越发的昏昏沉沉……

为何会落败的如此迅速?

自己那压箱底的神通,竟成了自己露出的最大破绽?

龙熬天想不明白,完全不解自己的神通为何不能奏效,更不解自己此时竟会如此狼狈,一前一后的差距,当真宛若梦境一般。

王升步步紧逼,杀意已决,无需多言。

若非这妖龙太过皮糙肉厚,此时早就成了王升的剑下亡魂;就算如此,此时的龙熬天已是近乎绝境。

龙熬天并非没想过直接逃去凤黎星,但这个想法被他直接否决;

那里此时应当已经起了大战,自己此时重伤回去,凤黎门与星海门的高手如何会放过这般机会?他们必然会不顾一切斩杀了自己。

唯有逃去古战场,才有机会逃回天风!

这小贼为何能如此难缠,自己这么多年苦修得来的修为,竟全无施展之力……

龙熬天此时心底满是懊悔,若让他再来一次,他宁愿把自己引以为傲的‘食天’神通废掉,甚至保持人身与王升对垒,那最起码还能落得个全身而退。

现在说什么也有些晚了,他已经感受到了生死危机,一件件宝物扔出去,却完全无法拦住那小贼半瞬。

古战场遥遥无望,只恨自己上次外出游历时,没舍得用近半家当,换来一张救命的大挪移符。

那一剑又一剑砍在自己身上,自己这妖躯似乎已是皮开肉绽;左眼的剧痛、神志的昏沉,元神渐感无力,绝望渐渐吞噬自身……

“皮卡丘!你当真以为本座会这般轻易落败!”

这骂声,莫说是让对方听了,自己都觉得有些色厉内荏。

而作为回应的,则是对方那越发凶狠的攻势!

“我当日就该将你一口吞了!混账!该死!”

这妖龙吼声不断,王升听的却是毫无波澜,无灵剑与龙剑交相挥砍,此时修为全力爆发,打的妖龙鳞片乱飞。

王升心底毫无波澜,只是在不断推演能更有效杀伤这妖龙的剑招,眼中只有这条妖龙那一身鳞片,恨不得直接将它砍成细碎。

从追杀紫韵后被这妖龙掳走,几百年困苦,几百年煎熬,再到清林道长之死……

都与这条妖龙脱不了干系!

妖龙身周开始喷涌出大量妖气,似乎还想用当初与王升在星海门对战时逼退王升之法;但今时不同往日,无灵剑的回归让王升有了与龙熬天正面一战的资格,此时更是浑然无惧。

无灵不断前斩开路,滚滚妖气被‘抽刀断水’;龙剑蓄势而发,王升冲到妖龙脖颈处就是一记用上全力的顺劈。

“混账!该死的混账!你这如蝼蚁一般的混账!”

龙熬天不断嘶吼着、咆哮着,但在虚空中却只有王升能听到这些吼骂。

妖气不断喷涌,王升乘剑破浪,灭龙斩今日终于能真正灭龙,无灵剑爆发出璀璨辉光。

突然间,一直没有被王升启用的‘杀众生’剑意,不知怎么就突然颤鸣了下,一缕血光出现在王升眼角,在王升向前飞掠时,两道细微的血色如烛光晃动。

一种晦涩且亘古而存的道韵突然出现,龙熬天立生感应,庞大的身躯颤了几颤。

王升此时浑然不觉,心底只有将妖龙完全灭杀的冰冷意念,自己剑招中蕴含的意境却是突变!

摒弃一切虚无缥缈,星辰、纯阳、天劫尽皆被他忘到脑后!

剥除所有该有的、不该有的‘附加’,忘记何为仇、何为恨,丢掉了对地修界的担忧与期许,暂时放下了心底的那份重担!

只留下最为纯粹的剑道本意,只留下了剑作为兵刃的原处定义——

杀伐之器!

天地原初之大道,名为阴阳;

生灵原初之大道,名为生死,唤之造化与杀伐!

剑势突然无比锐利,那是不顾一切、不留后路的锋锐,也是最为纯粹、最为本真的剑意!

刀剑无刃,何以杀生?

瑶云与龙剑剑灵,同时感受到了王升状态的微妙变化,但无论是瑶云或是龙灵,此刻竟然都反抗王升心底传来的‘指令’,甚至瑶云也丧失了人剑合一的控制权,一切主导尽数在王升身上!

从纯阳仙力、剑灵灵力、星辰之力,到道躯浑身蕴含的每一分力道,此刻都被王升悉数掌控,在一瞬间完全统合!

且看这次龙剑砸落!

那原本坚硬无比、如房屋大小的龙鳞,此刻却如瓷器一般,被龙剑瞬间凿碎!

没有什么剑法套路,只有随手施展而出、威力强横又无比迅捷的剑招!

无灵下刺,龙剑再袭,甚至那碎掉的龙鳞还没完全裂开时,第二剑、第三剑已经落下!

这次王升没有一击而退,双剑近乎疯狂的下砍,出剑快若幻影,带出的道道剑气在妖龙脖颈处肆虐,又将周遭涌来的妖气不断击退!

紫黑色的妖血喷出,王升已如血人一般,但他毫无察觉,似乎要就此将龙首斩落,将妖龙的脖颈直接砍断!

元神、道躯,真灵、道心,此刻只有杀念!

杀众生,溯本源;

调阴阳,秉苍生!

大道无私无情,生、杀一样为平衡,此刻王升在不断贴近大道,体会着大道,手中双剑扫过,口中发出一声宛若要将这寰宇撕碎的低吼。

“杀!”

而被杀众生剑意笼罩的龙熬天,此刻却只剩心惊胆战;

在人族为主体的无尽星空,从一条小蛇熬到了今日的他,从未感受过这般恐惧,从未有过如此大的惶恐。

那已经不只是对死的恐惧,那超过了生灵对死的恐惧!

不过转眼,已是数百剑影落下,龙熬天的脖颈硬生生被凿除了一口深数十米的血洞!

“不要……饶我一命!饶我一命!”

求饶?

堂堂的天风门元老,在十三星一度曾是霸主级的存在,此刻却只能在虚空中蜷缩成一团,任人宰割、再无反抗的意念。

但王升根本听不到这些,他眼中之有剑,心中只有杀!

道心之中一片空明,元神之后离着那黑红色的剑影,天府之内大道纵横,此刻他宛若修罗临世,似是杀神附身!

杀众生!

杀!

‘王升……王升……’

‘师弟!’

嗒——

像是一滴水落在了清澈无垠的水面,荡起了细细的波痕。

王升动作一顿,目光中血色尽退,眉头略微皱了下。

道心回归,天府、元神异状顿时消失不见,而小木剑此刻也镇在了杀众生剑意之上。

他自然记得自己催动杀众生剑意之后的种种,心底也残留着对杀伐大道的感应,此刻更是明白了这杀众生剑意的威力……

好霸道,完全唤起了自己心底的杀意,道心无比宁静,头脑能够急速思考,浑身上下每一分力量都被用来强攻,每个招式都不会有任何力道浪费。

若是自己今后深陷重围,催发这剑意就是最好的突围手段。

此刻,他正举着龙剑,面前是缩成一团、不过几丈长短的妖龙。

这妖龙此刻浑身是伤痕,脖颈被砍断了一半,左眼已经完全瞎了,脑后的伤口还在滴答着髓液,却是无论它如何努力,都无法让伤口愈合。

妖龙的右眼中已满是死寂,龙嘴张开,一颗包裹着紫色烟火的妖丹悬浮于弹出的舌尖上……

似乎是见王升动作停顿了下来,这妖龙再次颤声道:“上仙饶我一命,我愿奉上半身修为凝成的妖丹!”

王升冷哼一声,提着龙剑缓缓向前。

“上仙!上仙!”龙熬天颤声喊着,“之前是我多有冒犯,我愿用妖丹和所有宝物换我一命,并立刻离开十三星,永远不再回来!还请上仙饶命!还请上仙饶命!”

王升眉头一皱,冷然道:“你话太多了。”

言罢,龙剑举起,径直就要斩落……

“上仙!我能说出天风所有宝库的位置!愿意做上仙的坐骑奴仆!还请饶我一命!”

蓬!

龙剑砍在这妖龙脖颈缺口上,让妖龙浑身一颤,但却未能斩首。

这么硬?

体会过催发杀众生剑意后砍龙的快意,王升现在倒是有点不太习惯。

但随之,王升又再次拔出龙剑,继续砍第二剑。

“上仙,我当年并未害你性命而是将你送到了血矿,您也在那得了两件重宝,这也是一份机缘!”

生死边缘,闭嘴是不可能闭嘴的,龙熬天甚至开始疯狂传递自己的意念,一句句话语在王升心底冒出,但大多都是无用……

直到一句:

“那战奴中有上仙的先辈师长?他们并未完全逝去,我知该如何复活他们!上仙饶我一命,饶我!”

嗡!

龙剑悬停在那脖颈伤口之上,王升皱眉注视着这条妖龙,“既已魂飞魄散,如何复生?”

龙熬天目光闪亮出了璀璨的亮光,忙道:“此事绝对是真的!

贪狼炼制战奴为了让他们听命,最初都是将他们元神一分为二,一半困在特制的法器中,那是一面灵宝幡旗,本是役使鬼怪所用!一半用禁制封住记忆,再归于他们体内!如此才有了听话的战奴!

那些被困在法器中的元神就如同残魂,在那法器中如同残灵一般,绝对可以复活!

贪狼本意是要在战奴们大限到后,将那幡旗中的残魂炼制成鬼将!

那幡旗现在就保存在天风门内!一直无人去动!”

王升手臂一颤,身旁仙光环绕,瑶云现出身形,两人对视一眼,已是有了决断。

推荐